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淫荡的孕妇】【完】

3月前   ·   【小说】淫妻交换
我叫邢兆和,目前年近四十,仍是孤家寡人。多年前自医学院毕业,服完兵役后,曾在几间大型医院担任妇产科医师。虽说收入颇丰,但久而久之,我对工作环境感到厌倦,提出辞呈。后来透过连络、接洽,和医学院同学在R 城东郊合开了一间妇产科诊所。虽说规模只能算中等,却小有名气,前来求诊的女性病患不在少数。

  前阵子,我接到老家打来的电话,高龄老母不敌病魔摧残,撒手西归。 我强忍悲痛,请了长假连夜赶回数百公里之遥的乡下处理后事。好不容易操劳完,母亲也入土为安,该是回去的时候了。我收拾行李搭上客运车,准备前往火车站。

  老家其实是个小山村,对外交通不甚方便,只靠几条公路联络。 要搭火车还得先坐一个多小时的客运才能如愿,这也说明为何村内十之八九的年轻人都在外地讨生活,徒留老弱妇孺守在家乡。

  ~ 第一章~

  那天我刚上车,就看见一位穿着朴素而单薄的连身及膝裙的孕妇独自坐在最后排。我心下大喜,色欲横生,立刻走到车后,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当时正是七月盛夏,气温高达37、8 度,更糟的是车体老旧,冷气功率不足,即便有开也感觉不出凉意。我只好自我安慰:「这段路将就点,待会上火车就舒服了。」这时,我偷偷将目光转向身边的孕妇,看上去大约已经怀孕七个月左右。身上如前所述穿得很单薄,仔细一看,底下连胸罩也没戴。透过白底点缀绿色小花的布料,我能轻易地看到她乳房的轮廓和深褐色的乳晕。由於天气酷热,再加上孕妇本身就不耐热,她脸上、身上不停冒出汗水,连身裙都被浸湿了。

  这是我老家典型的乡村妇女,不拘小节,不重外表。我也知道她们的另外特点,淳朴善良却懦弱,受传统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对男性有种先天地服从。即便社会不断进步,今日两性地位渐趋平等,但在乡下似乎还影响深远。 我悄悄地将左手靠在她的臀侧,随着路上的崎岖颠簸,一下下轻触她的臀部和大腿。她看了我一眼,眼里没有不满的神色,却充满惊愕与畏惧。

  此时我胆子大了起来,将手直接放在她浑圆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揉起来。

  「别……别摸……」她唯恐引起其他人注意,只是轻声哀求道;果然是个胆小的孕妇。 这会我更肆无忌惮,开始摸起胸部。她的乳房丰腴而柔软,在我的抚摸之下,两颗蓓蕾渐渐挺立起来。她终於禁不起逗弄,推开了我的手。我当下不高兴,反手用力地在硬挺的乳头上捏了一下。

  「呀啊~~」敏感的乳头受此攻击,孕妇不禁叫出声来,但她还是尽力压抑自己的声音。被捏的乳头渗出些许乳汁,她胸前的布料便湿了一片。我又将手伸进裙下,但这回可没那样好运,受到了坚决的抵抗。孕妇努力夹紧双腿,我手指努力几次,也没能分开紧闭的大腿,只得放弃,摸几下小腹和大腿了事。

  巴士终於开到火车站,车上乘客鱼贯下车,我也紧跟在孕妇身后下了车。走进车站买完票,正准备到附设商店买些东西,却发现那名孕妇正蹒跚走进残障、婴儿专用厕所。大概是嫌普通女厕是蹲式马桶,她使用起来不方便。我见当下人正少,於是跟了进去。

  当然,一旁有一、两名女士投来疑惑的目光,我连忙解释道:「她是我老婆,刚刚做客运有点晕车,我送她到厕所里吐。」她们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再拦。 我走进厕所,孕妇眼见刚才在车上对她毛手毛脚的男人居然跟进来,刹时间惊呆了。

  我一声不吭猛然掀起她的连身裙,这才看清楚她穿了件白色的宽松内裤。我直接将手伸向她两腿间,隔着内裤抚摸禁地,感觉指尖湿漉漉的,有些黏液的痕迹。

  「你……你进……进来干什么……」孕妇惊慌不已地问道。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我就来看啊!」我邪恶地笑笑并说道,同时试图拉下内裤。

  「不……不要……」她一边拒绝,一边试图保护。 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孕妇,低声道:「听话!别动!」接着一手将内裤褪到膝盖下缘,然后让她坐在马桶上,双腿大开,浓密的黑森林和私密地带完全展示在我眼前。我伸出两根手指,直接探进孕妇的蜜穴;那里早已湿润,并且温暖无比。而她早已不知所措,只能无助地看着我,任我轻薄。

  「尿啊!」我说道。

  「不……不要~~」孕妇死命摇头拒绝。

  「那可由不得你!」我的手指在蜜穴搅动几下,然后突然拔出,捅向她的尿道口。孕妇本来就有尿意,现在被我这一刺激,顿时便失禁了。在她微弱的抽泣声中,金黄色的温热尿水便喷了出来。我知道孕妇遭此玩弄后,她的心理防线已全然崩溃,以后就可以任我摆布。

  「喂!刚才我帮你放过水了,现在该轮你帮忙了。」我对孕妇说道,同时手伸向长裤拉链。下身的肉棒早已鼓胀,拉开瞬间便弹了出来,直逼孕妇嘴边。

  「来,帮我弄弄。」我说道。

  「不,不要~~」孕妇摇头惊道,并侧脸躲避。我不管三七二十一逼上前,强行将她的头扳转过来,并从将连身裙自肩头拉下,丰满的双乳立时蹦出。我将巨棒放在双峰间的深沟,要孕妇用两颗肉团夹紧,用力搓揉。由於已怀孕七个月,她没多久就满头大汗,口中不住发出「嗯……嗯……」的呻吟声。至於我也感到爽快,接近喷发边缘。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十一点三十五分开往R 城、S 城的特快车现在开始剪票,搭乘本次列车的旅客,请经由地下道至第二月台上车……」此时车站广播正提醒旅客准备进月台上车。

  「求……求求你……我……我必须要……要上车了……」弯在我下身的孕妇抬起头,向我轻声哀求道。

  我一听,忽然想起这不也是自己待会要搭的车吗?居然和眼前全身颤抖的孕妇同车,这实在神奇了。诚然还意犹未尽,但白浊的精液依旧射到她胸前。我连忙扶起陷入恍惚的孕妇,拿几张卫生纸在她下身随意擦拭,整理好两人衣装。 然后打开门缝,见外头没有闲杂人等,这才双双出来,走向剪票口。

  ~ 第二章~

  我跟着孕妇身后上了车,一寻座位,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她坐靠窗位,我坐靠走道位,两人又挨在一块。 「铃铃铃~~~~~ 」出发铃声响起,列车缓缓驶离月台。由於旅途时间还有数小时,我又想做在客运车上未完成的勾当。我从行囊中翻出一件薄毯盖在孕妇身上,美其名是关心她,避免车内外冷热温差太大而受凉,实际上是为了掩人耳目。我的手伸入薄毯,往孕妇的下身滑去。这次她没有再夹紧大腿,而是顺从地让我把手探到禁区抚摸。

  孕妇的内裤受到蜜穴分泌的黏液、四溅未乾的尿水和流淌的汗水三者轮番侵袭,老早就湿透了。我稍微摸摸,就把内裤拨向一边,开始耕耘她的蜜穴。孕妇原本还有点矜持,但我慢条斯理地挑弄未久,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穴内也越来越湿润。这时,我可以感受花径有节奏地收缩,不时紧紧裹住手指。

  我悄悄撩起薄毯和裙摆斜眼一瞥,发觉孕妇下身湿到不行,股股爱液顺着她的大腿流淌到坐垫上。最奇妙的是隐没黑森林里的那颗敏感珍珠,已然鼓胀不少,而且红通通的。我怦然心动,从小穴中抽出手指,用力按住珍珠,轻轻揉捏起来。

  随着我缓缓加大力道,可见她的脸色越泛越红,呼吸也越来越急。

  「嗯……呜……啊……」孕妇紧咬嘴唇,不让声音过大。伴着呻吟声,小穴又涌出一股淫水。她在我不断的攻势下,已经达到了高潮。

  此时,我暂时罢手,将手抽离孕妇下身,开始和她攀谈起来。之前说过,老家女性深受传统思想毒害,认为女性是男性附属品,没有独立的人格。所以即使被我玩弄,她照样和我这个「流氓」交谈。原来她叫邵敏芙,今年芳龄25,已有七个月出头的身孕(我对自己的猜测几近正确感到得意)。她的丈夫两个月前偶感风寒,只随便吃了些草药。没想到病情急转直下,演变成肺炎。偏远山区求医不便,最后并发多重器官衰竭,英年早逝。家中经济本就不宽裕,现在唯一经济支柱倒了,更是雪上加霜。迫於无奈,她只好拖着大肚子去R 城找机会,希望能够打工挣钱。

  听完这段辛酸,我一方面同情敏芙,一方面脑海闪过了一个灵感。於是我提议道:「那这样吧!你就到我家当帮佣,不只包住、包薪水,你生孩子的费用和相关事宜,我也包下来了。你看如何?」

  乍闻这种出乎意料的优渥条件,敏芙睁大眼睛,还兀自不信地问道:「这。

  ……这是……真……真的吗……」

  我向她点点头说道:「放心,我说到做到。只差你的同意而已。」敏芙更是又惊又喜,她眼眶泛着泪光,点头如捣蒜地答应了。

  时光匆匆,我和敏芙两人终於踏进我位在R 城的家门。 我先带她到房间放好行李,然后跟她认识家中环境,并交代注意事项。敏芙是机灵的女子,没多久就明白了规矩。休息完毕,她就准备上工。我连忙制止道:「今天暂且不必,明天才开始。」毕竟我心中想做的第一件事还没有做完呢!

  我让敏芙斜倚在沙发上,卷起连身裙裙摆,浑圆隆起的腹部以下全暴露在空气中。又扳开她的双腿,使之呈「M 」字放在坐垫上,这才注意到白色内裤几乎呈现透明,浓密的丛林与私密地带清楚可见。我掠过不理,脸就贴在庭芙的大肚子上,用舌尖温柔舔着因怀孕而凸出的肚脐,接着双手抚揉起圆鼓鼓的腹部。我缓缓施加力道,直至她发出「嗯……嗯……唔……」的轻声呻吟。

  「张开嘴。」我站起身,掏出下身肉棒,塞进庭芙嘴里。 她的技术虽不如外头所谓「按摩店」等地的小姐花招百出,但每一下都很实在。敏芙的口、舌温柔地舔弄、含吸着粗大的肉棒,最后我忍不住喷发,将浓稠的精华悉数射在她的脸上。

  我蹲下身褪去湿透的内裤,将敏芙双腿扛在肩上,然后挺起昂扬的肉棒,准备进入她的身体。 这时她却突然挣扎起来,连声说道:「不……不行……这个不行……」

  我当场被泼了一桶冷水,扫兴不已。敏芙能让我摸遍全身,可以射在身上,也能当着我的面撒尿,却不许进入她的身体,这大概是她对逝去的亡夫能尽的最后一点义务。

  「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干到你的。」我暗想道。敏芙的性欲其实不小,否则她不会在车上让我摸到高潮。於是我问道:「是不是除了这个之外,别的都能做?」

  「是的,就你的老二不能来。」敏芙回应道。

  「哦!我知道了。」我说完就分开她的双腿,舔起她的私处。孕妇的阴阜比普通女性来的更大,颜色也较为深沉。又由於怀孕压迫的缘故,蜜穴口已不能完全闭合,总是略微张开,好似等待别人的进入。我先从浓密丛林开始摩挲,时而将舌头探入小穴内,时而在阴户上用画圈。

  「嗯……好……好……哥哥……我……我不……不行了……要……要……去……去了。

  ……」敏芙不停娇喘呻吟道。

  「可以进来吗?」我戏弄道。

  「啊……不……不可以……」她的肚子上下起伏着,胸前开始渗出乳汁,下身淫水也泛滥成灾。我继续加强火力,一手在菊门附近轻按。很快地,敏芙的菊花开始剧烈收缩。 但辛苦了十多分钟,她仍然没有松动的迹象,於是我突然轻咬了一下肥厚的阴唇。原先一直在享受我温柔舔舐的敏芙,敏感地带遭到攻击,顿时便崩溃了。「啊~~~ 」她大叫一声,双腿猛然夹紧,小穴里也射出一道淫水。

  看起来今天是不可能干到敏芙了。我心有不甘,瞄准她张开的蜜穴口,用力将精液射了出去,将私密地带蒙在一片白色液体中。望向窗外天色暗了下来,心知已近晚上,我扶起软倒的敏芙说道:「好了,把衣服穿好,我请你吃饭。回来把东西整理整理,洗个澡,早点休息,明早好开始工作。」敏芙脸上尚且潮红未退,羞赧地向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清早,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我也睡眼惺忪地爬下了床。

  今天是周日,诊所依例休诊,我可以难得赋闲在家。然而,我的心情不甚好,总还为了未竟之事耿耿於怀。走到餐厅,发现餐桌上已摆好碗筷、饭菜。此时,身后传来敏芙悦耳的声音:「你醒啦!赶快吃吧!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就见她挺个大肚子,还在厨房里忙碌。

  「弄得差不多就行了。对了,你吃过早饭没?」我关心地问道。

  「放心,我吃过了。」敏芙拿条抹布从厨房走出来,帮我盛了碗饭,便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侍候。

  我吃了几口饭菜,发现味道蛮符合自己的胃口,又多挟了几筷。不愧是主妇的手艺,比起往日自己胡搞瞎搞高明太多。「不错,不错。 敏芙,你烧得饭菜真好吃。」我边吃边夸赞敏芙。她看我吃得津津有味,脸上也泛起欣慰的微笑。

  ~ 第三章~

  吃完饭,敏芙将餐桌收拾乾净,便对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我问道:「呃……现在我要做什么?」

  我想了半晌,心生一计,便交代道:「那先擦客厅和餐厅的地板吧!」擦地板其实没什么,但我有附加条件:不准用拖把拖,而是跪在地上用抹布擦。就看敏芙四肢着地擦起起地板。七个多月的硕大腹部几乎垂到地上,丰腴的双乳也随她的活动不住晃动。由於怀孕影响,敏芙擦地时双腿不能与地面垂直,而须呈八字形。如此却无意间撑开身上我特地买给她穿的偏短的浅蓝色连身裙,底下淡粉色内裤在裙摆间时隐时现。 我之所以如此要求,便是为了这层用意。

  敏芙毕竟来到怀孕后期,经常得停下动作休息,抹抹汗水并搓揉肚子。但她本是勤快的人,做起事依然认真,完全不受影响。经过一段时间努力,总算完成任务。我看她如此辛苦,体恤地倒了杯水,拿条湿毛巾让她擦汗,并将她扶到沙发,帮忙揉揉酸胀的腹部,说道:「辛苦了,你休息一下吧!」而敏芙只是喘着气,微笑点头表示感激。

  吃完午饭,敏芙正在厨房刷洗锅碗瓢盆,我则站在门口看着这个性感的孕妇。

  因为怀有身孕的关系,她的臀部比平常女子大上不少。她穿着浅蓝色连身裙,稍短的裙摆使臀部的曲线展露无疑,看着看着,我下身再度硬了起来。

  我轻声走近敏芙,然后双手从后方罩住她丰满的双乳,灵巧地搓揉起来。敏芙已经习惯我的动作,照样洗着水槽里的碗盘。 我掏出挺立的肉棒,撩起她的裙摆并把内裤下拉,然后将肉棒挤进臀沟里。

  敏芙的臀部十分丰满,股沟既深且紧,她也允许我的肉棒在那里磨蹭。粗大的肉棒被两块硕大柔软的臀肉紧紧夹住,敏芙也不时夹紧屁股。不久后我便射在她的股沟里,一股白色的浓稠液体顺着她的大腿流下。

  我突然想起一事:「敏芙不准肉棒进她的小穴,却没说不许走后门啊!她的后门应该还算是处女地。」於是我抱住敏芙的大肚子,掀起连身裙摆,由腹底慢慢搓揉,逐渐往上刺激她敏感的肚脐,最后来到没穿胸罩的双乳,温柔地抚摸胸前的蓓蕾。

  敏芙手上的动作减缓下来,享受着我的爱抚,口中发出「嗯……呜……」的娇喘。我顺手伸进内裤,摸了私处一把:那儿已在不知不觉中湿透了。我继续抚玩着下体,对敏芙说道:「碗盘还没洗完呢!」「嗯~~讨厌~~」敏芙娇嗔道,臀部不断晃动,却也没有阻止我的逗弄,只是默默洗着碗盘。 几分钟后,我见一切收拾妥当,便紧搂敏芙,半推半拉来到她房间。 我将她放到床上,不由分说直接褪去连身裙和内裤,深情亲吻她丰满的双乳,吸吮硬挺的蓓蕾。手指同步探入蜜穴,规律地前后抽送着。

  「嗯……啊……再……再多一……一点……好……好哥……哥……呜……啊……」敏芙渐趋被挑逗起来,秘径正一阵阵地收缩,淫水亦汩汩涌出。我轻轻刺激敏芙的后庭菊花周围,还将一小节手指塞了进去。

  「呜……啊~~」受到这突如其来的侵入,敏芙不禁叫了出声,脸部表情扭曲起来。

  「别紧张,放轻松。」我和言安慰道,手指又向内挺进一些。敏芙的后庭比蜜穴还紧,手指在里面进出都稍嫌困难,然而我还是慢慢地让菊花扩张到可容纳两根手指的境地。这时她已陷入迷离状态,一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捏,另一手则在我的肉棒上抚弄。

  我一面耕耘敏芙的后庭,一面轻捏她两腿间敏感的那颗珍珠。等到敏芙满脸潮红,嘴巴大张,眼神迷蒙,心知时机成熟。我挪动身体,将肉棒在私处来回摩擦,逐渐把目标锁定在菊门上。刹那间,我用力一顶,将粗大的肉棒捅入她的后庭花,几根手指也送进湿润的蜜穴。

  「呀啊~~痛……痛……痛啊~~」敏芙大声叫道,几乎快要飙泪眼;本人则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感触。 「活该,谁叫你不让我进小穴。我只好另辟蹊径。」我说道,肉棒及手指一起前后抽送起来。

  「呜呜~~好……好痛……啊……呜……不……不要……啊~~」敏芙哭道。由她双手紧抓身下床单的举动,就看出她确实很痛;可是当菊花适应肉棒后,哭泣声被娇喘呻吟声取而代之。而在到达顶峰前的最后关头,本来躺着的敏芙挺起上半身,双乳滴着白色乳汁;我也在此刻首度将精液射在她体内。

  敏芙瘫软在床上喘着气,硕大浑圆的腹部仍上下起伏着;白浊精液和着淫水与些许血丝,自蜜穴和菊花缓缓流出。我拿起几张卫生纸替她擦拭下身,温和地抚摩大肚子,问道:「你现在还痛吗?」

  敏芙紧贴我的脸,在我耳边轻声道:「不会,就是孩子刚才动得厉害,还有肚子一天比一天胀了。」

  就这样,我和敏芙过起名义上是主仆,实质却是男女同居的生活。白天我在诊所上班,她在家处理家务。下班后两人生活却更多采多姿。不只共同沐浴,每天还同床共枕。我待敏芙如同女友、妻子一般,她也顺服地把整个人和身体交给了我。唯独有项禁忌仍然维持:不准把肉棒放进小穴。

  【完】

     13525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