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欲望搏击 1-12章 已完结

1月前   ·   【小说】现代激情
作者:trsmk2


  欲望搏击——第01章

  在太平洋东部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岛上,着名的世界女子欲望搏击大赛再次拉开了序幕,所谓欲望搏击,是一种由各国美女做为参赛者组成的搏击大会,与一般的搏击大会不同,欲望搏击是一场具有强烈凌辱性质的搏击比赛,在每个赛场上都设有专门为挑战者设置的专门拘束具,只要挑战者碰触到这些拘束具,就会自动弹出锁銬,将撞上的挑战者牢牢锁住一些时间,在拘束架周围设有各种机关,并配有各式各样丰富的凌辱道具,当有人被锁在上面时,就会自动升起一个控制器,以便对手可以使用上面的辅助功能来进行操作。当然,这些都是为挑战者设计的,而他们的对手则配有专用的传感装置,以保证自已不会为这些器具所累。
  这就是欲望搏击,失败的参赛者将会受到惨於人道的捆绑和凌辱,以她们的娇叫和呻吟来满足人们的嗜虐欲望,但也相对的,凡是能够胜出的参赛者,她们的愿望也将会实现,活动的组织者将会根据她们所获得的欲望点来满足她们的要求,在这里,一切的要求都可能被满足,你可以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获得一切你想要的却又通过正常手段得不到的任何情报,或者随意地支配他人的生活,甚至生命。於是,尽管失败的代价是如此惨痛,尽管她们明白自已将很可能只是满足男性欲望的祭品,但仍然有人愿意参加这种毫无人性的搏击大赛,她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目的,期望能用自已的肉体作为代价来得到它。
  原先本次大赛的参加者共有12人,整个赛程维续一年,在这一年中,参赛者可以多次参加大赛,以获取她们所需的欲望点数。到四个月,赛事已经进行了十数场,参赛总人数也由原来的12提升到了25人,由於对赛程规则的不了解,参赛者多只是试探性选则了难度较低的比赛,加上自身过人的格斗技巧,多数参赛者均通过了比赛获得了相应的点数,但也有一些参赛者,因为自身的实力不济或者各种无须明言的因素,成为了赛场上的祭品。此时第叁个月的第六场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而德国18岁女孩安蒂的恶梦才刚刚开始,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败给了对手,胸前的衣襟已经撕开,露出了较小但富有弹性的乳房,阴户大大的敞开着,四肢朝上,被由上方伸出的绳索牢牢地吊在空中。而她的对手,一人野兽一般的黑人男人正拿着一根粗大的刚管直插她的阴处,他的力道之猛,仿佛要把女孩活活贯穿了似的。安蒂此时已经翻着白眼,只留有微弱的喘吸身证明自已还是活物。
  她的身上布满血渍和伤痕,乳头几乎已经捏得变了形,可见之前所受的虐待有多重。
  “浣肠!我们要看浣肠!”
  “用电击,电她的屁眼”观眾似乎还不满意,不但不愿意给予可怜的女孩一些怜悯,而是更迫切地想对其施加更残酷的虐待……
  暴虐还在继续,气氛愈演愈烈,此时在赛场的西方入口角落处,一对男女静静地观看着场上的一切。
  “这样下去,她会被弄死的!”
  其中一个身着白衣,玉质凝肤,仪容秀丽的清秀女子紧紧的握紧了拳,正准备走上臺去。
  “别这样,我们现在无能为力,你知道的。”
  和她对话的是一个大约28岁青年的俊朗男子,此时上前拉住了女孩的手,阻止她上前。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她被凌辱?”
  女孩嘴里这麼说着,但眼神已沉了下来,显然她也明白自已的行动不是明智之举。
  “我也很难受,但我们帮不了她,这是事实。忍耐,我们要忍耐!”
  青年突然转过身,双手紧紧地按住女孩的肩头,他的神色凝重,压低声音。
  “我们只有等待时机,虽然这很无情,但是,试想我们就这麼暴露的话,又有谁来……”
  正说着,忽然赛场内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音之响,将男子的声音也盖了过去……
  又一个月过去了,期间欲望搏击大赛仍在不断地继续,这次的挑战者是刚加入联盟的新人,来自俄罗斯的21岁女孩提婭丝,提婭丝身材高挑,留有齐臀的长发,容貌美艳,但神情永远是一幅冷漠,以致於观眾给她起了个‘冰雪的玫瑰’的称号。当下提婭丝穿着一件丝制紫色长袍和紧身的内衣,凸现出她曼妙的身姿,而此时她的对手,则是一名身过2米的彪形大汉,裸露着钢铁般的肌肉。战斗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了,起先提婭丝的攻击迅猛,不断的向大汉发起攻势,但无奈对方的体格太强,即使自已的技巧有优势,但仍然无法对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渐渐地,提婭丝的动作慢了下来。
  “怎麼了,冰玫瑰,力度变轻了,这种程度就累了吗?这样下面的活动我怕你承受不了哦。”
  对方哈哈大笑,向提婭丝嘲笑道,并做了一个挑歇的手势。
  “……”
  冰玫瑰不吭声,只是咬了咬牙,再度向对方冲过去,她先是伏身一记横扫,被对方接住之后,立刻飞身跃起,抬起右腿重重的向下劈去,然后乘对方还没站稳,又踏步向前,重拳和侧击,但仍然被对方结结实实地防了下来。
  “喂,冰玫瑰,这点力道太不够意思了,我要出手了哦。”
  说罢大汉笑着挡住提婭丝的直拳,左手猛地一记,打在了提婭丝的小腹上。
  “啊”提婭丝吃痛下意识地弯下腰来。大汉看准了时机将她连腰抱起,接着重重仰后一个背摔将緹亚斯摔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拉住女孩纤细的双臂用力往后拉,同时伸出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对方的小腿之上。
  “……”
  冰玫瑰仍然不发一声,但痛苦的表情出现在脸上。对手的力气远大於她,提婭丝感觉手就要被扯断了,脖子也被卡得痛苦万分。在场的观眾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呃”冰玫瑰忽然发出一声闷喝,全身摇晃,大汉立刻感到重心不稳,提婭丝的双腿向鱼一样滑了出去,然后她用力一弹,双腿高高扬起,向后伸展,反倒是夹住了大汉脖子。
  “哼,有一手。”
  大汉被夹住脖子,刚想提起双手,但不知冰玫瑰从哪来抽出了一副手拷,将他的双手劳劳地锁在了一起,然后双腿加力,大汉被夹到力气不续,一屁股坐了一去,但緹婭丝的腿并没有因此而放开。
  “结束了。”
  冰玫瑰吐出冰冷的声音,她双腿用尽全力绞下去,但并没有如愿听到骨头裂开的声音,就像夹住了一块巨石一样。
  “恩?”
  冰玫瑰感到情况有些不对,正在犹豫间,对方突然伸长被锁住的双臂,从后面压住了提婭丝的颈部锁骨处,然后用力下拉,将往自已身上帖去。
  “啊,你干什麼?”
  冰玫瑰突然叫起来,只见对方竟然将嘴巴顶在了自已的私处,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OH,干得好。”
  观眾开始喝采敏感部位遭到袭击,冰玫瑰全身软了下来,於是只能松开双腿,一个后跃,跳出了对手数米开外的距离。刚才的搏击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於是她弯下腰,大口的喘吸着,以调整自已的身体情况。
  “嘿嘿,味道真不错。”
  对方舔了舔舌头,意尤末尽地大声向观眾发表评论,就像在品尝一道美味一样。
  说罢他从左边升起一个工具臺,然后升起一个尖稚状物体,大汉将双手放的上面,‘乒’地一声,锁在手上的锁拷就这样断了。
  “臭婊子,现在开始要你好看。”
  说罢大汉快步朝对方扑上去,一拳,两拳,冰玫瑰轻松的躲开,然后一个回旋踢,直指大汉的面门。然而她没料到,大汉竟然不躲不闪,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这一脚,同时一手上抬,巨手紧紧地抓住了冰玫瑰修长的美腿,然后右手也开始发动,将她的另一条腿也牢牢握住,然后用力一翻,将冰玫瑰整个人头朝下,呈大大的‘八’字型提了起来。
  “呃。”
  冰玫瑰双腿受制慌忙中挥动双手朝对方挥去,怎料双手还没展开,大汉就将她那被握住的双腿分别向左右方面用力地往外拉,从‘八字型’提成了‘一字型’。
  “啊!”
  既使是冰冷的提婭丝此刻也竟然忍不住吃痛大叫起来,大汉将她身体如雏鸡般上提,然后向外翻,展示在观眾面前,毫无防备的阴部此刻完全暴露了出来,在黑色的长裙下,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於此同时,灯光,相机也齐涮涮地聚焦在她的阴部上,擂臺上方的显示屏中,同时出现了提婭丝阴部的大特写。观眾齐声大呼,场面欢淫之极。
  “放开我!”
  提婭丝羞红了脸,拼命翻动身体,全场因为冰玫瑰媚态百出的挣扎而再一次陷入高潮。
  “小婊子,急什麼,我才刚刚开始呢。”
  说罢大汉低下头,用牙齿咬掉提婭丝的内裤,就开始吮吸起来了。
  “啊,不要。”
  冰玫瑰拼命扭动身体,但力气相差太大,加上关节受制,她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对手舌尖的碰触让她感到屈辱无比,它先只是在四周舔食,过了一会儿竟然将整个脸帖上来,而舌头则伸进私处,在阴部内壁中不断舔吸。
  冰玫瑰死命忍住不叫出声来,但身体却不得不做出扭动的动作,来缓解瘙痒感。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冰玫瑰此时已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灯光依然在聚焦臺上两人的动作,观眾在沸腾,他们大叫着,“操她,快点去凌辱她。”
  冰山一样的美女遭到凌辱而表现出的丑态,是他们来观看的最大目的。
  大汉听到了观眾的吼声,他将嘴巴从提婭丝的阴处离开,但仍然让她保持一字型的倒吊姿势,向擂臺中央的人形拘束架走去。然后砰地一声,用力将她按在拘束架上。拘束架上的机关受到了指示立即从两旁伸出机械锁拷,将她牢牢地拷在铁架上。
  “不……别……”
  冰玫瑰终於把持不住,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拼命摇着头,冰山美人屈辱的声音让场面又一次沸腾了。
  “干!操死她!”
  人们开始尖叫。
  “哼哼哼,终於开始说话了吗?美人?”
  大汉慢慢走到被锁着的提婭斯面前,升起一个控制器,他朝其中一个按钮按了下去,立刻有一根铁柱从下面升起,接着不断上升,从后面顶住冰玫瑰的身体,将纤细的腰肢顶得反弓起来了。
  “……”
  冰玫瑰她拼命咬牙不让自已发出声来,但流下的冷汗足以表示她此刻有多麼痛苦。大汉嘲笑地看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然后突然抬起脚,一下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这只是还你刚才那一脚。”
  大汉摸了摸红肿的面部,显然刚才那一击让他实实地受到重创。
  接着,他俯下身子,对准她高挺的乳房使劲地蹂躪,他不断地挤压,提婭丝可怜的乳房就这样被不断挤成不同的形态,她紧紧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已发出呻吟。
  在蹂躪了一段时间后,大汉慢慢松开的她的乳房,提婭斯开始娇喘,但她还没回过气来,对方就开始攻击她的下半身了。他先是抓住提婭丝已经凌乱不堪的长裙,没用几下就撕开来,再次露出了白色的内裤,雪白的内裤配上身上的紫色长袍,显得格外醒目和性感。接着,他手抓住这条白色的内裤,涮地一下撕了开来,就这样,冰玫瑰的阴户暴露在焦光灯下。
  “嘿嘿。”
  大汉笑着俯下身子,对着冰玫瑰娇嫩的密穴舔食起来,他像野兽一样,拼命地舔吸,甚至用牙齿去咬。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受到如此惨酷的攻击,提婭丝不顾一切地扭动着,挣扎着,粗重的喘吸引起来观眾雷鸣般欢迎,大家的嗜虐心被提升到高潮。
  “看,观眾都很期待呢,看来不再激烈点不行吧。”
  提婭丝被这句话吓着了,她吃力地提起头,紧张地看着对手会对自已做什麼.只见大汉再次走到控制器上按下按钮,几个带有锯齿的电夹升了上来,电夹有各式各样的形态和大小,大汉看了看,挑选了一个较小的电夹,冰玫瑰看着电夹的大小,再看了它所对准的方面,忽然明白过来,她脸色涮白,歇斯底里地扭动身体,大叫起来,“不不不不,不要!”
  然而对方和观眾显然不会如此仁慈,大汉冷笑着走到緹婭斯无助的身躯旁边,左手揉捏着柔软的乳房,右手则对准緹婭斯可怜的阴核,张开可怕的尖夹,猛猛地夹了下去。
  娇嫩的阴核怎能承受如此的摧残,緹婭斯顿时被刺激的弹了起来,但却仍然被拘束器牢牢钉在架子上。
  “哼哼哼,现在才开始呢。”
  说罢大汉不理会冰玫瑰哀求的目光,朝着电源键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顿时电力四射,电流顺着緹婭丝阴蒂冲进她的体内,将她冲得翻起白眼,身体活像一条脱水的鱼那样不断抽搐,聚焦灯此时再一次聚焦,将她颤抖尖叫的表情传入中央的大屏幕,让各个角度的观眾都能享受到这一淫虐的盛宴。
  对手欢愉地欣赏着冰玫瑰四肢狂乱地舞动着的神态,然后他又走回控制键盘,大声向观眾说道,“这里有四个档,现在只是弱,大家认为有没有必要提升强度来搞这个婊子呢?”
  “要!要!开到强,爽死她!”
  “不,开到超强,电她个爽”观眾大叫地回应道。
  “没办法,出钱的是大爷”大汉耸了耸肩,然后按下了‘强’这个按扭。顿时,强烈的电流由控制器传出,发出“辟”的响声,如洪流般全部导入提婭斯可怜的下阴处,她大叫着,浑身抽动,不一会儿,金黄的尿液从她的身体中喷射而出。
  她失禁了,美丽强悍的冰山美人在观眾面前被折腾地失禁,这是何等的血脉膨胀啊,人们大叫喝采,甚至有人站起身大吼,‘加强!再加强,电死她!“场面几乎失控。
  然而电流在下一瞬间就忽然停止了,原本锁住提婭丝的铁拷也自动松开。原来是拘束时间以到,举办方为了增加游戏性,特地在拘束器上加着了时间限制,以提供参赛者扳盘的可能,只超过十分鐘立刻解除一切拘束,参赛者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进行反攻,当然,前提是她们还有这个力气。
  大汉悠哉地走到冰玫瑰面前,虽然已经解除了拘束,但刚才强烈的电击已经让她失去了防御能力,此刻她全身摊软地倒地上,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嘿嘿,看来美人这下是归我所有了。”
  规则规定,所有挑战失败的人都会被对方带走随意处置作为奖励,整个过程为一周。一周过后必须交出挑战者,而如果挑战者想继续参战的话则必须通过一个叫惩罚游戏的比赛,成功则恢复挑战权,失败则整个人归组织所有,成为下次比赛的额外奖品,为观眾所共用。
  大汉走到摊倒地上的冰玫瑰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左腿,然后像之前一样倒提起来,正准备抗在肩上带走时,观眾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留下她,我们要看继续凌辱!”
  他们大吼着。
  大汉听后耸耸肩,对意识模糊的提婭斯笑了笑,“真不好意思,他们是大爷,就再陪我一下吧。”
  “不”可怜的提婭丝发出一声悲鸣。然而大汉跟本不理她,径直向拘束具走去。人形拘束架此时待机时间已过,可以再次利用。於是大汉提着她,刚准备将其甩上拘束具的时候,原本全身无力的冰玫瑰忽然间迸出不可思义的力量,她腰部突然发力,奋力一个翻身,被抓住的左腿扭转到极限,人腾空而起,反而径直骑到了大汉的头上。然后再次发力,以对方的头部为发力点往下拖,连带着自已和对方一起撞向了拘束架。
  拘束架承受住了人体的压力,从两边伸出了机械臂,接着她将手叠在大汉带有传感器的手上,由於传感器的作用,机臂又缩了回去。提婭丝趁势将他带有传感器的手臂向后拧,另一支手则用手压住对方的后脑,让他无法起身。由於遭受突然袭击,大汉一时头晕眼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在他被压制时期,拘束架受了压力又再次啟动,这次没有传感器的碰触,大汉的身体被机械架牢牢地扣在了架子上,接着被提婭丝取下梆在手中的传感器后,大汉已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緹婭丝缓缓地站直身子,双眼冰冷透着寒意,她伸出右手呈手刀状,对着曾经凌辱过她的对手后脑就是一下重击,接着第二下,第叁下,直到鲜血染红了她的右手。
  观眾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咆啸着,怒骂着,但依然无法改变现态,这一场冰玫瑰获胜了。


[ 此貼被liaojau在2018-05-09 09:30重新編輯 ]